还原盛名之下的张爱玲

时间:2018-10-23 时时彩导航—时时彩网址—时时彩网上投注—线上官网平台 手机版
原标题:还原盛名之下的张爱玲《愿此生岁月静好:张爱玲传》张爱玲《宋家客厅》《张爱玲给我的信件》逝世20周年 《张爱玲传》出版为纪念张爱玲逝世20周年,东方出版社隆重推出新锐畅销作家王臣的新作《愿此生岁月静好:张爱玲传》,该书被读者称为迄今为……
专题: 张爱玲的一生概括 圆明园的历史 陕西省历史博物馆 泉州的历史遗迹 

原标题:还原盛名之下的张爱玲

《愿此生岁月静好:张爱玲传》

张爱玲

《宋家客厅》

《张爱玲给我的信件》

逝世20周年 《张爱玲传》出版

为纪念张爱玲逝世20周年,东方出版社隆重推出新锐畅销作家王臣的新作《愿此生岁月静好:张爱玲传》,该书被读者称为迄今为止最翔实完备的张爱玲生平记述。作者将当代传记与民国评论交相辉映,还原了张爱玲的真实世界。

1995年9月,张爱玲在美国孤独终老。“张爱玲”这个普通的名字只是母亲烦恼心情的随意表达,后来却响彻了整个文坛。在张爱玲逝世20周年之际,该书的出版引来无数张迷的关注。

采写及图 广州日报记者吴波

不隐瞒张爱玲性格上的缺陷

与市场上众说纷纭的张爱玲的传记不同,王臣的新作并不自足于张爱玲的文字、文学本身,而是客观分析了张爱玲的文学世界以及她的性格、家世、爱情传奇等为读者所关注的话题。作者丝毫不隐瞒张爱玲性格上的不足,也不夸大她在文学上的成就,以丰富的素材作为依据,还原了张爱玲的一生。

接受采访时,王臣表示,“这本书对于我来讲,可能是我写作立场最为客观的一本书。传记的写作经验告诉我,对传主的态度是否客观决定了一本传记有多少阅读价值。写作张爱玲的时候,我时刻都在提醒自己要忘记自己的‘张迷’身份,这个身份之下饱含太多的私人情愫,一旦这些私人情愫肆无忌惮地渗入写作当中,那么呈现出来的张爱玲显然会与真实的她相去甚远。因此,在这本书里,我丝毫没有避讳张爱玲人生路途与私人性情当中诸多的美中不足。因此,这本书也是目前我所有创作的传记作品当中个人最为满意的一部。”

当代传记与民国评论交相辉映

张爱玲是中国文学史上的奇迹,是真正的乱世奇女子。她的一生与她的文学世界一样引人瞩目。

《愿此生岁月静好:张爱玲传》随书附赠《因为懂得,所以慈悲——“看张”评论集》,首次收录张子静、汪宏声、潘柳黛、迅雨等人在民国时代对张爱玲及其作品的评论。将当代传记与民国评论交相辉映,为我们了解张爱玲提供一个更为客观、立体、多方位的全新视角。

作为传记作家,王臣以写作林徽因、三毛、萧红、仓央嘉措为读者所熟知,他在写作张爱玲传之初,将所有的张爱玲传记都阅读过一遍,在写作时能有所取舍,他坦言:“在目前写过的人物当中,我最喜欢张爱玲。她的一生宏观上来看,未必是多数人所憧憬的。尤其是张爱玲的晚年,甚至有些晚景凄凉,连去世的时候也是孤苦无依,无人在侧。晚年的处境,与她性格当中执拗、自私、孤僻的一面有直接关系。这一点,也是她身上最显眼的特质。不过,我最欣赏她的是,她对自己文学理想的坚持与执着。在她眼中,世间任何苦难——离别、死亡、战争,都不能阻碍她用一支笔写铸自己的文学天堂。”他认为,读者可以通过张爱玲身上令人着迷的发光之处,以及所有发生她身上的对与错、得与失,得到一种无价的启示。

谁才是张爱玲一生的挚爱?

胡兰成、桑弧与赖雅,谁才是张爱玲一生的挚爱?王臣丝毫不掩饰对胡兰成的“成见”,以犀利的笔触,将张胡情缘的来龙去脉一一道来,首次披露胡兰成政治汉奸、情场浪子双重真相。张爱玲遇见过的男子当中,胡兰成的名字在“张迷”心中似乎占据了极大的篇幅。世人皆说胡兰成薄情寡义,负了张爱玲。仿佛,张爱玲在与胡兰成的这段关系当中,是无可分辨的悲情角色,但事实上,对于张爱玲而言,胡兰成是否真的不可或缺呢?在王臣看来,并非如此。

在这本传记当中,王臣结合张爱玲小说、信件,将张爱玲与母亲、父亲、姑姑、弟弟的纠结亲情,与炎樱、苏青、夏志清、宋淇、邝文美等人的复杂友情都写得淋漓尽致。不但精细还原出张爱玲生平里那些广为人知的部分,也精确推演出那些残损的部分,特别是与桑弧、赖雅的恋情,讲了很多大家未曾知道的动人故事。

对话王臣:

张爱玲其人远不如其文潇洒、理性

广州日报:新作首次收录张子静、汪宏声等人在民国时代对张爱玲及其作品的评论,你从这些评论中发现了什么?

王臣:这是个十分有趣的阅读经验。读后的感受大抵可以用一句话总结——盛名之下,必有疲惫。盛名之下的张爱玲得到的各界评论必然褒贬不一。欣赏崇敬的有,谩骂诋毁的也不少。这是很自然的结果。

广州日报:止庵先生认为,“对朋友的信赖,对爱人的心理依赖,让张爱玲成为了不同于他人眼中的中国传统女性”,你如何看?

王臣:止庵老师所言非虚。张爱玲的性格自成一个极其矛盾的体系。对温柔渴望,对人群疏离。对信任依赖,对人心敏感。尤其是与炎樱的关系,张爱玲与之从亲密无间到渐行渐远,皆是因她“爱之恨之”的缘故。自然,“恨”这个字眼有点重,远远谈不上。张爱玲的为人远不如她的文字那样潇洒、理性,但有一点,还是文如其人——真实。对于自己的情绪、情感,她甚少掩饰。喜欢的,便会亲近,厌弃的,绝不靠近。在这一点上,她是有一些决绝、冷漠的。

广州日报:胡兰成、桑弧与赖雅,谁才是张爱玲一生的挚爱?在你的笔下,有何不同?

王臣:可以这么总结张爱玲的三段感情:与胡兰成的感情,波澜壮阔,像一场话剧;与桑弧的感情,含蓄隐忍,似一部电影;与赖雅的感情,扶持共生,是一种生活。张爱玲与胡兰成这段往事,常被人提及。相较之下,桑弧和赖雅的名字,记住的人少得多。在书中,桑弧和赖雅在张爱玲生命中的痕迹,我着墨甚多,希望读者会从中得到关于这两段感情新的认知。

《宋家客厅》

本书是作者围绕其父宋淇的一部传记。宋淇长期以朋友身份担任张爱玲的文学经纪人和顾问,张爱玲去世前将遗物(包括遗稿)交给宋淇、邝文美夫妇保管。作者在私家资料、家族记忆和公开资料的基础上完成本书,不仅还原了宋淇的一生,披露了那一代文化人的相知相惜,破解了不少疑团和误解,也构建了一部“细节文化史”。

《张爱玲给我的信件》

该书是夏志清先生倾其一生与张爱玲积累之信件集结,与千万“张迷”共享了文学史上一场精神盛宴。感谢夏先生临终之前给了“张迷”一次窥探文学女神内心世界的机会,希望借此芸芸众生能读懂她的文字、她的世界。

潘柳黛的写作对当时下层读者影响较大,因为可以替他们发泄负面情绪,但中上层读者往往不以为然,他们更喜欢张爱玲的作品。潘与张属于两个世界,彼此语法区别太大,甚至无法沟通,难免引发激烈冲突。

《殷宝滟送花楼会》最先发表在1944年11月的《杂志》上。故事的主人公叫“爱玲”,即张爱玲本人。有一天她家门铃响了,她去开门,见到一个叫殷宝滟的女子。她是爱玲在上海圣约翰大学高两届的同学,她爱上了罗潜之教授,罗教授有老婆孩子。不过就算他没有,宝滟也没打算嫁给教授。文章结尾是爱玲的心声:“我也觉得这是无可挽回的悲剧了。”

窦文涛:先到香港,就是上海第一届文代会,张爱玲还参加了,就是他们说周围都是人民装,是不是列宁装什么的,就她还穿着旗袍。你看我看到有个评论就是说,文学史上很多流亡作家,比如说是什么索尔任尼琴、米兰昆德拉,说这些作家你都感觉好像是寻求什么自由,还是什么正义。他说这张爱玲很有意思,猜疑之一是什么,就突然间消失了,后来她弟弟就回忆,发现她走了,走了他就哭,他就想起他姐姐有一次跟他说,说这个都穿人民装,这我可受不了的,就是说张爱玲当时敏感的观察到整个社会都穿一个衣服。她觉得她不能穿这个衣服,就是说她有可能是因为,但是人家有人说一叶知秋,这就是作家这种特有的形象的敏感。

许子东:对,是布莱希特的朋友,他跟张爱玲好的时候,张爱玲30出头,他已经五六十岁了,他也没有钱,张爱玲这个是很不可思议。而且张爱玲跟他好了没多久,这个老头就病倒了,张爱玲后来帮香港写剧本、赚钱,就是为了给那个老外看病。

对于“贵族血液”,潘柳黛则嘲讽道:张爱玲是李鸿章的重外孙女,这种关系就像太平洋上淹死一只老母鸡,吃黄浦江水的上海人却自称喝到了鸡汤一样。

在这本传记当中,王臣结合张爱玲小说、信件,将张爱玲与母亲、父亲、姑姑、弟弟的纠结亲情,与炎樱、苏青、夏志清、宋淇、邝文美等人的复杂友情都写得淋漓尽致。不但精细还原出张爱玲生平里那些广为人知的部分,也精确推演出那些残损的部分,特别是与桑弧、赖雅的恋情,讲了很多大家未曾知道的动人故事。

本文关键字: 张爱玲    

您可能喜欢

时时彩导航